不老

可爱又迷人

阴阳师:夜光杯卷
这个沙罗是一把从大唐传到日本的名
琴,阮咸。所用的材料是天竺的沙罗双树。
这一卷只看了开头,先把这几张图片放上来。不能我自己一个人被闪。先溜。

怎么能相信这就是原著呢?!我的眼被闪瞎几万次了

紫木 占有欲多高才是正常啊紫原不懂1

眼皮上能感受到与别处不同的温度,这是木吉铁平的第一感觉。
没有立即睁开眼,眼球懒懒的在眼皮后面转动了几下,右—下—左—右—上,这样子缓缓地等待着身体苏醒。

是光照射在脸上,已经率先稍微清醒一点的知觉传达给大脑这样子的信息。
木吉铁平贪恋这点温暖,不舍得睁眼。手轻轻地往身后摸过去,摸到陷下去的床垫他就知道了。
身边那人还没起床。
以床垫凹陷的程度来看,应该是平躺着的睡姿。
嗯,还在睡。
木吉铁平保持着闭着眼的动作,尽可能放轻动作将侧躺的姿势换成平躺。
耳朵离身边那人较之前的姿势更加靠近,可以更清晰的听见他尚处于睡眠当中的,略微粗重一点的呼吸。
光着的胳膊和肩膀靠在一起,比自己要凉一些的温度从贴合的部位传递过来。
但是也还是很温暖。

木吉铁平差点要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在这慵懒温暖的氛围里再睡过去,——嗡——嗡——
没等到震第三下,木吉铁平就从床头柜上拿起了嗡嗡作响的手机。
啊,是日向。
被拿在手里的手机发出的声响明显见小。
不过紫原好像已经有点醒转的迹象。坐起身来的木吉回头看了他一眼。
睫毛微微扇动着,眉毛难以察觉的蹙起。
明明五官的角度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然而陷在柔软的紫色发丝中的脸庞,已经非常明确的表达了睡眠被打扰的不愉快。
用双手包裹着手机尽量不漏出一丝声音,木吉迅速的抬脚下床,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

把门轻轻的掩上,木吉按下了接听键。
“在干嘛啦!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日向的声音非常不爽。
“才醒啦。好不容易盼到个没事情做的周末可以用来睡懒觉,都被你吵醒了。”顺嘴说着其实并不符实的话,木吉的内心毫无波动。总之反正有人被吵醒就对了。
“……真的吗?还真是抱歉……”电话那头的声音稍微低了下去,木吉铁平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微笑——日向有些时候还是很好骗的。
“!!以为我会这样说吗?!”日向的声音突然变得超大,可以想象得到是拿嘴巴直接对着收音筒在大喊,“已经十点三刻了!铁心!还差十五分钟就到十一点了!铁心!”
还没等木吉抗议这称谓,日向的话已经一句一句的从手机里砸过来。
“啊!!抱歉抱歉,我忘了,我真的忘了。抱歉抱歉。没关系,我很快的,十二点之前肯定到。”

被气呼呼的日向挂掉电话之后,木吉挠了挠头。
啊,真是的,这周一的时候和诚凛众人约定好周末,也就是今天,一起去火神家聚餐。
叹了口气,自己忘记了在日历上备注,结果差点错过。

木吉转身扭上门把,还未用力,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
高大的青年还揉着迷蒙睡眼,柔软发丝垂在脸前。
“醒了?”木吉微笑着看他。
紫原敦嘟起嘴巴,从鼻腔里模糊的哼了一声,稍稍弯腰把头搁在木吉的肩膀上。
傲娇的神态有些时候真的很像猫,但是软软的搔着脖颈的头毛以及难以让人忽视的压迫力又很像某种大型犬类。

“敦,我今天中午要去和诚凛的大家聚餐。你中午怎么吃啊?”
“刚刚…是谁打来的?”还把头埋在木吉肩膀上的紫原声音闷闷的。
“是日向。果然吵醒你了吧?”木吉摸摸这颗紫色的头,安慰的揉了揉手下柔软的发丝。
紫色的脑袋却不安分的甩了甩,抵抗着木吉的手掌。
“怎么了?”木吉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就把蹂躏紫原头毛的手搭在了紫原的肩上。
听到木吉这么问,紫原猛地抬起头,用一种可怜兮兮的小动物的眼神哀怨的看着他。
“诶?怎么了怎么了?”


结果还是迟到了五分钟。
来开门的是黑子,“中午好木吉前辈,已经开始烤…………………诶?紫原君?”
“中午好黑亲。”紫原跟在木吉的身后,一同进了玄关。
黑子看他慢吞吞的踏进门内,慢吞吞的走了几步,慢吞吞的把鞋子留在玄关处。
黑子的眼睛里毫无波澜——紫原君的动作很慢。哦,当然不是说他平时不慢,而是今天尤其慢。嗯~好像有什么事情。
黑子的眼睛里毫无波澜。
二号冲他“汪”了一声。黑子低头朝它微笑了一下。

即使问了,紫原也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紫原可能是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吃饭,这样想着的木吉铁平就把这位阳泉的中锋,带到了火神家参与了这次的聚餐。

等一下  怎么这两天有好几个推荐 当时我立的flag  突然慌张
……陆鸩……
事实上我是这样的一个人  如果是冷圈我写文就有动力
如果是热圈那我就没有动力了
【啥鬼】
热圈的话 有很多大大的文都能看呀 所以自己忙于穿梭在别人的文中
陆鸩就是这个情况  但是有位亲在评论里给大家指引了一条明路——陆鸩吧
哈哈  从此之后我就沉迷于看陆鸩文了……
我的陆鸩文 我只能说随缘了
推荐大家去陆鸩吧看  不光有文 还有漫画嘻嘻嘻
昨天刚刚看完吧里的一篇《我想要你》  很好看哦 推荐推荐
可能滑头鬼之孙火的时候loft还没成熟  等到loft火的时候滑孙却已经过去了
话说我还欠着我的本命 纲狱的那篇
………随缘随缘了
其实最近翻我之前的文档 发现有好几篇存文 当然不是陆鸩的 是别的CP 哈哈
收拾收拾慢慢放上来

紫木 吃醋吗


黄濑在热身中用了火神的罚球线起跳灌篮。
然后诚凛的光与影用空中接力+罚球线起跳灌篮反呛。
明明只是赛前的热身,却已经搞到高潮迭起。篮球馆里不管是温度还是热度,都让人不自觉的在颤抖呐喊着。
在众人高呼“这真的是高中生吗”的时候,在看台处默默吃着薯片的紫原敦突然挂下脸,嘟着嘴说道,“那种其实很普通啊……”
被冰辰室也说“你还真是不认输呢。”这种话,紫原把头撇向一边,本来就不怎么用力睁开的眼睛更是要眯成一条缝。

就很烦啊,那种灌篮什么的,也没有很难啊,如果是他来做的话,也是轻而易举的。那个人,亏他还是什么“无冠的五将”,看到这种普普通通的进球,还做出普通人看篮球赛的那种反应。什么嘛,黑亲和火神不是和他一队吗,这种程度的进球也见得多了吧,还露出那种小动物似的湿漉漉的眼神。
啊啊啊——,真的是,好想把这个讨厌的脸捂上。

“在这么多人面前露出这种表情,真是讨厌死了!!”停下了本在吃东西的嘴巴,小声又愤怒地抱怨着——身边这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大个子莫名其妙地开始散发出很可怕的“魔王”气息。
看了看被这诡异气息影响到而战战兢兢转过头来的观众,冰室辰也对被打扰到的观众投以抱歉的微笑之后,“紫原,怎么了?”
持续低气压的庞大物体没有回话,冰室辰也甚至不敢肯定他有没有听到他的问题。啊,应该是听见了。
留着紫色中长发的男生并没有对于冰室的问题做出任何反应,只在他话音落地之后停滞了几秒,随后开始吃起手里的零食。
吃零食的速度有点快啊。
冰室辰也这样想着,看了看从刚刚开始就被紫原的目光笼罩着的那位场上的球员。
啊不对,也许可能早就被盯上了,无冠的五将之一——木吉铁平。

受不了自己了。翻了翻写过的,好像都是十八禁的啊。我其实很想清水的,写写日常的交往不好吗?为什么总是开车呢?
倒也不是说日常就不能开车,日常肯定也有十八禁的片段,可是我的十八禁占的比重太大了吧。
抱住自己,应该是联想力不够脑洞不够,所以回回场景都是在不可描述。(•̩̩̩̩_•̩̩̩̩)
慢慢改吧。

最近有在看阴阳师五部典藏合集。
我的天!
总感觉是大手写的安倍晴明与源博雅的原著向同人文。
……里面的萌点也太多了吧
这个这个这个合适吗?
别的著作里面都是萌点很少啊
这个阴阳师里面怎么字里行间都是萌点啊喂!
说实话,这原著里的晴明和博雅非常非常让我感到意外——萌到吐血,这个简直没法说( `д´ )!!!!
我真的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
作为一个读者,总是被主角的基情闪瞎眼。
能够把浸淫腐圈多年的我刺激到高举火把大喊三声fire
喂,这么基真的大丈夫?!
是在下输了。彻底输了。

前辈的眼里只有我什么的 果然是太超过了【捂脸o(*////▽////*)q 咦?好像只是自己脑补了很多】

昨天动笔写了紫原×木吉的片段
好像距离我上一次写文有大半年了。。。
而且又是冷到发抖的CP
并且我还在构思更冷的CP——青峰×若松
(´-﹏-`;)天诶 真的是

小朋友看全职猎人会不会变弯?🙄
我是心安理得地弯了😔